关于我们 - 访客留言 - 新闻中心 - 联系方式
 
 
 
  便捷导航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百姓声音  
  ·反腐倡廉  
  ·网摘天下  
  ·访客留言  
  ·联系方式  
 
内容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声音 > 内容介绍
 
禹州老支书实名举报“村霸”涉恶涉腐  [浏览次数:1829]

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14:39:32 来源:天涯论坛>百姓声音

  禹州老支书实名举报“村霸”涉恶涉腐

  尊敬的有关领导:

  我叫段发展,男,中共党员,身份证号为411081195508096858,系河南省禹州市文殊镇段湾村村民,2000年至2007年担任该村党支部书记。
  为了响应党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有关部署与要求,我现代表段湾村部分党员、群众冒死揭露段湾村以原党支部书记、现任村委会主任段永生为首的多名村干部,通过敲诈勒索、伪造党员、操纵选举、开设赌场、迷信诈骗等系列涉恶涉腐活动,长期称霸一方,欺压群众。
  具体情况实名举报如下:
  一、段永生涉嫌敲诈勒索违法犯罪
  段永生自2009年担任段湾村党支部书记以来,利用职权,多次以土葬保护费、计划生育保护费、建房保护费、办理低保等名义,敲诈勒索村民财物。
  2014年2月,村民段新国拟对其父按照当地风俗土葬,段永生称不拿钱不可能。迫于无奈,段新国给段永生送上了2000元现金和1条帝豪牌香烟。当年7月,段国举的父亲病故,段永生说要土葬就必须得交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段国举被迫向段永生交出了2300元现金。段永生为此还在村里发飙:“这钱是封口费!谁说我收钱,我就拿铁锨扒谁家的祖坟。”不过,今年6月,我们将段永生等多名村干部涉嫌违法违纪的线索举报到禹州市纪委和禹州市公安局后,段永生为了达到收买段国举“封口”的目的,已许诺给他们家解决个低保来交易。
  根据我们的不完全统计,在段湾村,被段永生强行索取土葬费的,还有村民段成2000元,段长夫妇4000元,段建功2500元,段小周3000元,顾白妮2000元,李让2000元,张华云2000元。村民们对此均是敢怒不敢言。 
  另外,身为段湾村党支部书记的段永生不仅利用国家殡葬改革进行敲诈勒索,还将国家计生政策看成了自家发财致富的“摇钱树”。2013年8月,村民闫超阳因超生二胎,段永生找他们家索要超生款,说“如果不给,乡里知道我就不管了,不给钱就别想入户”。尽管家境贫困,闫超阳年老多病的父亲还是东拼西借的给段永生送去了3000块钱现金。但闫超阳后来发现,孩子的户口根本就没有入上。为此,他去找段永生协商退钱,可谁知段永生非但不退钱,还恼羞成怒,说“退钱可以!把你大儿子的户口迁出段湾村,就退给你钱。想入户口再等二十年也不给你入”。慑于段永生的淫威,闫超阳至今仍是选择哑巴吃黄连。 
  事实上,段湾村村民张迎菊遭遇段永生敲诈勒索的经历更为典型。2014年8月,张迎菊家建房,段永生强行拦着不让盖,说“不请客不让盖”。胳膊扭不过大腿!张迎菊只好在薛河饭店花费1300元请他们吃喝,当时参加“霸王餐”的人员,除了村支书段永生外,还有村委干部段次会、倪天河、段水亭、宋克红以及6名村小组组长。但让张迎菊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们家垒院墙时,段永生仍然不依不饶,又以“你们家盖房挡了我家的气脉”为借口,趁机敲诈了她2000元现金和1条香烟。张迎菊说:“人家段书记有权有势,我怎么敢得罪呢?”
  不过,更具有悲情和讽刺意味的是,段湾村村民段宗奎由于家境贫穷和长年患病,被段永生索要500元钱申请低保,但直至其2016年3月病故非但未能办成,也未能退钱。段宗奎的儿子段三黑说:“就这500块钱还是我父亲生前找邻居段明伦借的。”而恰恰与此相反,段永生利用职权和垄断的资源,不仅早已将其在段湾村既当水工又当清洁工的弟弟段俊生违规办了低保,还将其侄女办了低保。村民们议论说,为什么低保会优亲厚友? 这岂不是典型的特权腐败?
  给钱就办事,不给钱就处处压制!段湾村村支书段永生在村务管理中,以“扒死者坟墓”、“不让盖房子”、“不让新生儿入户”等相威胁,借机强行索取村民钱物,数额巨大且性质恶劣,已涉嫌构成敲诈勒索罪,理应受到法律严惩。
  二、段永生涉嫌贪污犯罪
  段永生自2009年担任段湾村党支部书记以来,一人独揽村支书、村委会主任、村会计于一身,从未公开过村务、财务,特别是村里的水利款、学校承包款、荒山承包款等账目始终在暗箱操作。我们请求有关部门彻底调查,掀开此黑幕。
  三、段永生伪造假党员涉嫌违法违纪
  2014年换届选举前,段永生为了巩固其村党支部书记的位置,成辈子把持农村基层政权,不仅将其妻孟焕妮伪造的党员手续突然转到了段湾村,还将其两个儿子涉嫌伪造的党组织关系全都转了回来,以致他再次顺利当选村支书。
  段永生家怎么一夜之间就冒出了三个正式党员?其大儿子段启明去焦作仅仅三个多月,怎么就变成了中共党员?往年换届时两个儿子都积极表现,今年换届怎么又无影无踪了?段永生声称两个儿子的党员关系转走了,究竟又转哪了?
  不过,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2014年10月,经禹州市委组织部调查,孟焕妮从苌庄乡开出的党员组织关系确系造假,且帮助其办理假党员手续的人还被进行了行政拘留。当时禹州市委组织部就通知文殊镇党委副书记李志海处理此事,但他推脱说很忙,让他们找副镇长高帅敏,但至今却是杳无音讯,不了了之。
  母庸置疑,段永生为了在选举中多拉选票,竟然帮其家人伪造假党员手续,这不仅丧失了一名党员的基本党性原则,更涉嫌违纪违法。而这,难道不是对党组织和段湾村全体党员赤裸裸的亵渎和嘲弄?中国共产党是神圣庄严的执政党,我们请求上级认真核查:段永生两个儿子是不是也通过造假手段混进我们伟大的党组织的?段永生、孟焕妮夫妇是否涉嫌伪造入党证明以及国家印章?文殊镇有关领导在这起伪造假党员事件中究竟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四、段永生涉嫌两次操纵、破坏“两委”换届选举
  段永生最恶劣的违法违纪行为,还是伪造其妻的党员组织关系,并伙同多名镇村干部,拉帮结派,涉嫌两次操纵、破坏段湾村的“两委”换届选举。
  2014年换届选举前,段永生为了达到多拉选票,以便自己能再次顺利当选段湾村党支部书记,继续把持农村基层政权,不仅操纵其妻孟焕妮伪造假党员手续,还涉嫌操纵其两个儿子伪造假党员手续,并且全部转回段湾村参加选举。而在这整个造假的操作流程中,文殊镇和段湾村的不少干部竟然也裹挟其中。
  由于段永生长期欺压百姓不得民心,再加上其妻孟焕妮伪造假党员事件败露和两个儿子的非正常党组织关系“转走”,段永生在今年4月底的支委换届选举中最终落选村支书。可谁知,不甘大权旁落的段永生又伙同文殊镇武装部部长尹二伟、包村干部徐彦军,并纠集原村干部倪天河、宋克红等原班人马,继续操纵、破坏村委的换届选举,最后竟然又如愿以偿地当选为段湾村村委会主任。
  为什么说段永生又涉嫌操纵、破坏村委选举?1、在今年5月25日段湾村村委会主任选举之前,段永生安排村原妇女主任宋克红,不让二组、四组在外的选民打电话代笔参选,强行剥夺了不少村民的意志和选举权。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二组、四组在外打工人员多,又不支持段永生,段永生害怕选不上村主任。2、
  文殊镇负责段湾村选举工作的镇武装部部长尹二伟、包村干部朱言军,为什么要在选举前开车拿着票箱先到段永生家?在选举前段永生也只是普通群众,镇里负责选举的干部绕开村选委会,急冲冲地直奔段永生家,这里面有没有猫腻?这究竟算不算暗箱操作?3、段永生的特定关系人、原村委委员倪天河在选举现场偷拿选票被群众发现后,尹二伟部长非但不及时提出制止,反而始终在给倪天河打掩护,以致选举结果最后竟然多出了42张选票。这多出的42张选票究竟从何而来?又到底属不属于弄虚作假?4、段湾村的此次村委会主任换届选举,还存在非法指定群众代表的违规违纪行为。按照规定,村委换届,群众代表应该是十户选一个代表,但段湾村的此次群众代表都是“段永生搞得一言堂”,他不仅指定了几对夫妻和家庭成员数人同时作为群众代表,譬如三组的张凤营夫妇、四组的段庭夫妇、五组的闫占奎夫妇、六组的段次会和他的儿子、儿媳等等,还有受段永生控制的五保户、低保户,段永生的老婆、儿子,兄弟居然也全都是代表。
  针对段湾村的选举乱象和重重黑幕,我们曾多次向文殊镇及禹州市有关部门进行实名举报,但由于文殊镇有关领导的包庇和保护,至今仍是杳无音讯。不仅如此,段永生还在村里吆喝:“我这个书记就是我家门前的阶石,谁也别想干,谁也搬不走。不让我干,他们乡干部一个也跑不掉,镇里一连串人都得跟着倒霉。”
  五、段永生大搞封建迷信涉嫌违纪违法
  身为共产党员兼村党支部书记,段永生竟然违背党的宗旨和要求,不信马列信鬼神,大搞封建迷信活动。2016年前后,段永生就在禹州市城区彩虹桥附近开设了一家“易经会所”,后更名为“历史传统文化论证”,鼓吹自己具有神奇的特异功能,专门给人算命、看坟地、看宅子,以此诈骗群众,借机骗取钱财。文殊镇原副镇长宋朝端的父亲去世后,曾专门请“风水大师”段永生看过坟莹。但事与愿违的是,宋家在给其父亲打墓穴时,居然将宋朝端的妹夫砸死了。
  六、段永生纵容其弟欺行霸市
  段永生掌控段湾村的“生杀大权”后,其弟段俊生不仅在村里拿了水工和清洁工的双份工资,还凭借手中垄断的水资源,欺行霸市,巧取豪夺。按照有关规定,水费是每吨4.5元,据实收取。但段俊生却预收9元,谁不交就断水,用不完也不退。这不仅增加了群众的经济负担,还导致了不少村民吃不上水。
  七、段永生纵容村干部开设赌场聚众赌博
  段湾村前村委委员、现任支书段水亭和村妇女主任宋克红,无视党纪国法,长期在其分别经营的两家代销点开设赌场、从事聚众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以此获取非法利益。段水亭的代销点设置有2台麻将机,宋克红设置了4台麻将机,期间两家又都配备了赚钱更快的“老虎机”。参赌人员除了本村村民,还有段湾村的村委班子成员段水亭、倪天河、段次会、宋克红等人,每次输赢几百、数千不等,仅本村村民张恒在他们两家就输了一万多元。段永生对此始终是置若罔闻。
  以上所述,我们保证句句属实,且有证人证言。
  事实上,为了净化政治生态,赢得党心民心,夯实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自今年1月就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风暴,剑指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农村集体财产、操纵经营“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黑恶势力,并深挖其幕后“保护伞”。
  今年5月底,我们将段永生等村干部涉恶涉腐的有关情况,向禹州市纪委监委和禹州市公安局进行了实名举报,然而时至今日不仅毫无进展,反而招来了一系列麻烦和危险。更尴尬的是,我们于6月28日前往禹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受问话时,刑警一中队郭浩警官指派的一名代其问询的女文职,在笔录制作后,居然连指印在哪摁都搞不清楚。而本应秘密侦查的涉恶涉腐案件,禹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将段永生传唤并接受简单询问后,段永生回到村在村里就公开恐吓举报人,以致不少参与举报的村民因担心打击报复不敢回家。8月28日下午,禹州市公安局石志强副局长在接待我们时解释,禹州类似案件全市200份,光批件就有50份,正在侦查的还不到10﹪,刑警大队就6个中队根本就忙不过来。9月22日晚上,文殊派出所陈中欣副所长在禹州市刑警大队问关于我们实名举报段永生的事情。陈所长说,段永生妻子的假党员他们也问了,可人家现在不干了,你们还有必要再过问吗?而后,陈所长又打电话问闫超阳,段永生收的计生罚款,你看见了吗?你是咋知道的?我说这是闫超阳亲自说的,还有证人也知道。后来陈所长才说,对不起!不要放到心上,我说话问事没方式,不要记在心上。10月15日下午,我给刑警一中队郭浩打电话问我们实名举报段永生的事,都过去将近5个月了怎么还是没有回复。郭警官说,你们双方(指被举报人段永生和我们举报人)对我都有意见,你们以后不要再找我了,你们找文殊派出所吧,他们负责你们的案子。10月18日上午,我们几个又给禹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王金伟副大队长打电话问问郭浩警官说的到底是咋回事。王大队长说:“我已经打电话批评了郭浩,说不会不管,你们也要放心。现在刑警队确实忙,一个人手上有5份批件,现在有几百件批件还没有查完,你们要耐心等待,会有结果的。”
  段永生自担任党支部书记以来,利用其职权和垄断的资源,勾结镇干部,并伙同其妻孟焕妮、原村委委员段水亭、段次会、宋克红及其弟段俊生等人,以威逼利诱、强迫交易、隐匿村委账务、欺诈等非法手段在段湾村长期实施敲诈勒索、贪污受贿、聚众赌博、操纵破坏选举、伪造党员等系列违纪违法犯罪活动,已形成了独霸一方的村霸恶势力,社会影响恶劣。作为一名老党员,我有责任有义务,带领有正义感的党员、群众向身边的蝇贪和恶势力宣战!我相信,我们禹州市纪委监委和禹州市公安局,能按照 总书记的要求和部署,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依法依纪严惩欺压百姓的“土皇帝”段永生等涉恶涉腐的村干部及其幕后“保护伞”,还广大人民群众以安居乐业、风清气正的良好生活环境。
  段发展
  2018年10月29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新闻中心  
 
 
Copyright © 2015 情系百姓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情系百姓网 版权所有 黔ICP备15008184号
Email:qxbaixing@qq.com  QQ:975698837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