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访客留言 - 新闻中心 - 联系方式
 
 
 
  便捷导航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百姓声音  
  ·反腐倡廉  
  ·网摘天下  
  ·访客留言  
  ·联系方式  
 
内容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声音 > 内容介绍
 
实名举报:吕梁闫氏父子凭这把保护伞作恶多端富甲一方  [浏览次数:4358]

2018年11月2日 星期五16:11:18 来源:天涯论坛>百姓声音

  中共山西省委并骆惠宁书记:

  本世纪90年代中期,资源大省山西恰逢资源变资本的煤炭黑金时代,在巨额利益的驱使下,腐败重灾区吕梁市闫氏父子凭借地方官员为其利益团体争夺煤炭资源、采矿权站位发力,输送巨额不法利益。尤其是原吕梁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薛平凭借自身的特殊地位和得天独厚的政治资源,长期充当闫氏父子的幕后老板,撑起闫氏父子发迹的政治和司法两把保护伞:

  纵容和推动闫氏父子利用政府公权违法炸毁合法煤矿,私刻公章、伪造协议巧取豪夺临县招贤镇高家庄等4座煤矿; 

  凭借保护伞,培植黑恶势力,强占村民400余亩耕地,颠倒是非、草菅人命,制造冤狱近10起;涉矿的高家庄、庄上等4个村50余名无辜村民被毒打,近20人致残。

  在吕梁提起闫氏父子及其强大的保护伞,人们不寒而栗。闫氏家族在短短的几年里实现了资源变资本的暴富黑金梦,其财富、影响不亚于大名鼎鼎的吕梁教父张中生和陈宏志;尤其是其作恶多端,欺压百姓,横行乡里的暴行和霸气更是名声大振。当地老百姓戏称:“英雄圣地吕梁山,‘薛部长’培育了闫霸天”。其种种不齿的行径、做法、手段是对党和政府执政宗旨底线的挑衅,是对神圣法律尊严的侮辱,更是对民生、民意、民心的践踏。闫氏父子及其保护伞理应受到党纪、政纪和法律的严厉惩处,还受害者和广大群众一个公道刻不容缓!

  一、 闫氏家族侵占招贤镇、村办煤矿巨额资产非法占

  地、采矿的事实。

  1、临县政府一声炮响,杨汝青承包经营的合法生产矿井被炸毁,3000余万投资血本无归,两个矿井近千万吨资源被闫氏父子无代价攫取。

  2004年12月24日,临县人民政府在没有依法对杨汝青承包经营的高家庄煤矿4#、5#合法生产井进行关闭补偿的情况下,由闫狗蛋代为签字,组织力量违法将其炸毁。使杨汝青承包的4#、5#矿井地下500余万吨煤炭资源加上闫狗蛋承包的高家庄煤矿8#、9#煤炭资源近千万吨合二为一归闫狗蛋占有。媒体报道称:“闫狗蛋父子‘巧取大金蛋’,受害人三千万投资血本无归”,“临县人民政府为何坐上被告席”。

  临县政府这声炮响,打响了政府违法炸毁合法煤矿的第一枪,因此而揭开了临县县委、政府甘愿作闫氏父子争夺矿权马前卒的真面目,也最终使临县人民政府坐到了被告席上。2017年9月,临县政府不得不用纳税人的血汗钱为闫氏家族争夺资源承担600余万元的行政赔偿。临县人民政府从2004年12月的行政违法(违法炸矿)到2017年9月的抗拒执法(拒不执行生效判决),一再昭示作为时任党政地方主要领为闫氏父子获取煤矿采矿权铤而走险,甚至以身试法,是有必然缘由的。此举虽然使临县县委、政府的形象大打折扣、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但原临县原县委书记陈国荣、县长刘永平等数十名领导却得到如愿升迁提拔。这种不惜坑害当事人

  合法权益和拿群众切身利益投桃报李般的交易和猫腻谁都能看得清。

  2、一枚私刻的假公章、一纸伪造的《净资产转让协议》,一次非法变更登记,使临县庄上村联营煤矿悄然被闫氏父子

  窃取据为己有。

  2000年4月,临县招贤镇小塔则村村民闫狗旦、闫小明(父子关系)勾结时任临县招贤镇庄上村委会主任高连生,在未召开村民大会的情况下,上下串通瞒过当时煤矿承包人高树峰,以一份伪造的租赁合同就将庄上村办联营煤矿经营

  权据为己有;2003年3月,闫氏父子私刻庄上村村民委员会

  公章,赠送联营煤矿合伙人山西省吕梁市能源公司职工张书

  军两部轿车,将联营方改为临县招贤镇小塔则村。同年,在山西省工商局做了变更登记,骗取到村办煤矿营业执照。(经鉴定印章为私刻假公章,省工商局于2007年12月29日,以晋工商企罚字【2007】36号文件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吊销了闫狗旦的营业执照,撤销变更登记)。尽管如此,也没能阻止闫狗蛋侵吞庄上村联营煤矿的非法行径;2007年,闫氏父子再次利用私刻的庄上村村民委员会公章,以伪造的《净资产转让协议》及《土地租赁协议》,谎称交庄上村委会资产转让费560万元等方式,将庄上联营煤矿更名为庄上村煤矿有限公司。至此,原隶属庄上村的集体的庄上联营煤矿已不复存在,该煤矿已完全被闫氏父子据为己有。 

  3、凭部门职权干扰破坏煤矿生产,迫使承包人不得不以白菜价将镇办新窑煤矿转让给闫氏父子。

  2006年之前,临县招贤镇办新窑煤矿,一直由白维顺承包经营。因该矿储量大、煤质优,加之是镇办煤矿,条件较好,闫氏父子早就打上了占有该矿的注意。于是吕梁市纪检委、监察局经常“光临该矿指导工作”,一时间其他职能部门也格外关注新窑煤矿。发往河北、山东的原煤无法出场限制销售,并不时找各种理由停产,动辄罚款,致煤矿无法正常生产。临县招贤镇政府将白维顺的煤矿承包合同终止,名义上以500万元总价款承包给闫狗蛋。

  4、临县职能部门为闫氏家族夺矿争取资源勠力同心,不惜违规、非法竭尽全能,将早已关闭的双坪上村办煤矿资源

  无偿划归闫氏所有。

  2000年6月,临县招贤镇双坪上村办煤矿由于不符合生

  产条件被关闭。在2008年煤炭资源整合期间,神通广大的闫氏父子在薛平书记等的鼎力运作下,临县政府及国土等部门心领神会,大开绿灯,将早已关闭的招贤镇双坪上村办煤矿的地下资源无偿划归在闫狗蛋所有。至此,闫狗蛋已经坐拥临县招贤镇四座煤矿及地下丰富的煤炭资源,顺利实现了其资源积累的初衷。

  所谓改制,对闫氏父子来说,就是属于镇办或村集体所有的煤矿通过做虚假《净资产转让协议》等变成了闫家父子的煤矿,闫家父子也因此由煤矿的承包人变成了煤矿的所有人和采矿权所有人。2008年山西省进行煤炭资源整合时,闫狗蛋不失时机充分发挥挖掘薛平书记的政治资源,不费吹灰之力将“其名下”的四座煤矿及资源一同转让给山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成为新组建的吕梁新工煤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并轻松获得资源价款共计9亿多人民币。

  五、挂羊头卖狗肉,以核准批复的开采陶瓷土为名,公然非法盗采稀有矿产资源铝矾土,谋取非法暴利。

  2006年6月1日,闫狗蛋在兴县注册成立山西兴县晋绥耐火土材料有限公司,吕梁市国土资源局批准颁发采矿许可证准许开采的矿种是陶瓷土。闫氏父子及薛平亲属在未批准铝矾土矿石开采经营权的前提下,以开采陶瓷土为名,跨过国土部门的监管,越过陶瓷土层,肆无忌惮大量开采铝钒土5年之久,严重破坏国家稀缺矿产资源,偷逃资源税款和所得税款。仅销售给山西华兴铝业铝矾土矿石达三百余万吨,不包括销售给其它铝厂的数量,非法获利数亿元。

  六、以《租赁土地协议》为诱饵,打着扩建整合后的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新工煤业有限公司年产120万吨煤矿占地的旗号,经闫小明出面,与招贤镇双坪上村委签订《占地协议》,分文未付白白占有双坪上村及庄上村近400亩土地。

  2010年11月3日,闫小明在各方的关照下,以扩建整合后的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新工煤业有限公司年产120万吨煤矿占地为名,未经涉地村民同意,私下与招贤镇双坪上村委会签订《占地协议》。约定甲方租用乙方180亩土地,甲方一次性付给乙方14万元/亩,共计费用2520万元,并明确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至今该村30余户村民近200亩土地被占用,土地租赁费分文未付。

  近年来,闫氏父子在临县碛口镇搞旅游开发,采取同样的手段,强拆、强占老百姓住宅、耕地,却从不履约,制造了一起又一起打伤致残无辜群众的恶性事件…… 

  二、 为实现资源积累,夺矿获利,非法采矿,强行占用

  群众耕地,打击压制利益相关人及村民的正当诉求。当地政府官员作为闫氏父子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利用对司法机关的

  影响,非法拘捕村民,镇压村民维护合法权益的行为。

  几年来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冤狱,50多名无辜受害群

  众被闫氏家奴或打手打伤乃至致残,接二连三的上访上诉从未间断,其行为、其后果令人震惊 ! 

  1、临县县委书记陈国荣等滥用司法公权,一张刑拘令使原高家庄煤矿承包人杨汝青6年被通缉,一纸逮捕文书多人蒙冤狱,制造了滑稽可笑的冤案错案。

  2005年10月,临县县委、政府主要领导面对政府非法炸毁合法煤矿,坐上被告席的尴尬局面,大为恼火。为了限制杨汝青上诉、上访,便于进一步实现闫氏家族资源变资本,获取更大的共同利益,或实现个人升迁的目的。由闫狗旦买通了因2003年烧毁高家庄村党支部书记高探生桑塔纳轿车的刑满释放人员高育兴,让高育兴一口咬定他烧桑塔纳轿车是杨汝青花钱雇佣指使他干的,栽赃于杨汝青。县委书记陈国荣指示临县公安局于2006年4月29日,将杨汝青及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网上追逃通缉。同日,临县人民检察院对杨汝青做出批准逮捕决定。直到2011年12月26日,临县检察院以临检刑不诉(2010)44号对杨汝青做出存疑不起诉决定,同日临县人民检察院以临检刑解保(2011)24号,对杨汝青做出解除取保候审决定,被通缉6年后,杨汝青才获得自由。

  杨汝青的外甥、高家庄煤矿副矿长高建国也同样被闫狗蛋一伙以寻衅滋事罪于2006年5月刑事拘留,并由临县检察

  院批捕。3个月后临县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决定,办理了取保候审。可见临县的司法公权成了县委、政府个别主要领导和闫氏家族的“御用工具”。尽管如此,杨汝青承包的高家庄煤矿被政府非法炸毁及起诉政府行政赔偿一案历时12载,经4轮吕梁市中院到省高院的8次裁定(判决),终于尘埃落定。正如2015年10月22日,山西省高院(2006)晋行终字第72号行政判决书指出:“资源整合是国家的宏观政策,但关闭合法矿井须依法进行。上诉人杨汝青承包经营的高家庄4、5#生产井已按政府要求及审批进行了相应整改升级,生产能力已增加到15万吨∕年,是符合安全生产基本条件的一证多坑的合法矿井。被上诉人在未做好相关补偿等善后工作的情况下就将其炸毁,没有依法进行关闭,其行为违法且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已构成侵权,被上诉人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判令“被告临县人民政府赔偿杨汝青5810400元”。

  2、闫氏父子及其保护伞为了掩盖其私刻印章、伪造《净资产转让协议》,买通庄上煤矿联营合伙人山西省能源开发总公司代理人张书军窃取庄上联营煤矿经营权,进而实现夺取该矿所有权的丑恶行径和犯罪事实。动用吕梁市检察院将代表吕梁市能源开发总公司全权参与诉讼的吕梁能源公司财务处副处长孙建珍以涉嫌贪污罪刑事拘留,最终无罪释放。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孙建珍1956年3月12日出生,大学本科毕业,中共党员,山西省能源开发总公司财务处副处长。经单位委托全权代表能源开发总公司参与诉闫狗蛋非法变更登记,夺取联营煤矿经营权、所有权一案。闫狗蛋及其幕后老板指使吕梁市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12月17日,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孙建珍刑事拘留,经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4年1月4日实行逮捕,指定方山县检察院公诉。

  2015年6月10日,山西省方山县人民法院(2015)方刑初

  字第10号刑事判决书,判处孙建珍犯贪污罪,有期徒刑13年;方山县检察院抗诉,孙建珍上诉。2016年10月8日,山西省方山县人民法院(2016)晋1128刑初19号刑事判决书,判处孙建珍犯贪污罪,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50万元;方山县检察院继续抗诉,孙建珍坚持上诉。2018年4月8日,山西省方山县人民法院(2018)晋1128刑初9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孙建珍无罪。并于当日出具了(2018)晋1128邢初9号《释放证明书》,被羁押5年零4个月多的孙建珍无罪释放。方山县检察院再次坚持抗诉,2018年10月23日,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晋11刑终270号刑事裁定书,裁定维持原判。孙建珍由犯贪污罪获刑13年、8年,最后方山县法院、吕梁市中院宣判无罪释放。就本案而言,相关责任人理当追责,启动错案追究!

  3、庄上村民面对闫氏父子的罪恶行径,村民首先想到的是自卫。2002年以来,闫狗蛋培植的黑恶势力团伙以杨明明、闫俊旦等数十名打为骨干,先后对后庄村村民高唤元、高吉峰,穆海跃等40余人进行毒打,将时任村干部村委委员高汉生打成重伤,将村里80多老人腿打骨折。

  (1)、2008年8月10日下午,高三狗、高候聂、梁玉斌三人殴打村民高百万打得流血满地,被鉴定为轻伤害。

  (2)、2011年3月15日临县招贤镇双坪上村王银顺因新工煤业有限公司无偿占其耕地找闫狗蛋理论讨要租赁土地款,遭闫狗蛋指使打手殴打致伤残。经吕梁市人民医院诊断鉴定为:右尺骨中断粉碎性骨折等,王银顺构成轻伤害。

  (3)2011年1月26日,临县招贤镇高家庄村高永继也

  因新工煤业占地被殴打致伤,经吕梁市人民医院诊断为:右手第五指还节指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右腓骨骨头骨折,被鉴定为轻伤害。

  (4)2012年9月4日,临县招贤镇双坪上村高建军被闫狗蛋指使他人殴打致左腿受伤,无法正常行走,出院后在家修养半年。

  (5)2011年11月,闫狗蛋开办洗煤厂架电线强行占用临县招贤镇高家庄村民高捧花家耕地,高捧花阻止施工并和他理论,就遭七八个人拳打脚踢,打得趴在地下,儿子高建亮、高建荣抱住她,他们七八个人又把儿子围住乱打一顿。经离石区人民医院诊断高捧花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她的儿子反被临县法院以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她和儿她个的两子儿惨遭毒打致伤无人理睬,

  (6)2003年非典期间,临县招贤镇庄上村高顺平根据镇政府安排封闭进村路不让人员流动,遭闫狗蛋指使其弟弟闫俊蛋带着一车人打殴打致伤。2003年10月闫狗蛋又指使招贤镇派出所把负责在村里封路的高顺平、高建林、贺建娥等抓进看守所拘押,直到四个多月才将他们放出来。

  (7)2010年9月20日,临县招贤镇高家庄村民高建荣因闫狗蛋承包煤矿修路占用他祖业舍窠地一处,不给补偿,开始上访,得罪了闫狗蛋。俩个月后闫狗蛋声称要解决占地问题,给高建荣补偿占地费2万元,让他打了一张领款条。后林县公安局以诈骗闫狗蛋占地款将其刑事拘留,最终判处有期徒刑1年。

  (8)陈兆文,男,临县碛口镇前后山村西山上人。陈家在碛口镇有一处住房,正面3间平房。2016年碛口开发旅游项目,闫小明等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陈的柴房推塌并占用。得知后,多次闫小明理论,要求解决遭拒绝,反而在2016年11月23日晩上12点左右,纠结贺卫军将陈兆文的门强行踢开,用手掐住陈的脖子殴打,随后又拖到同村张宝成的房子里毒打,整个暴行过程长达二多小时,此事至今未解决。

  4、闫氏父子开办煤矿期间,多次矿难事故瞒报,以黑恶势力威胁、压制家属,不予合理赔偿,甚至伤天害理封堵坑口,至今遇难矿工尸体还埋在坑下。

  (1)高家庄煤矿于2005年5月16日晚,发生顶板塌方事故,造成3人死亡(2具尸体出坑,1具尸体至今仍在坑下),出坑的2人每人赔偿24万,坑下的1人赔偿36万,共计84万。煤矿包工头名为李从俊,系重庆万州市徐家镇人。死者陈启兵,年龄28岁,重庆万州市巫溪县徐家镇肖家村人。死者陈起运24岁(小名爪子娃娃),为同母异父兄弟。死后其父陈园明来处理的后事。死者刘秀山,30岁,万州市巫溪县徐家镇凤凰田村人。

  (2)2006年10月25日,临县招贤镇高家庄煤矿井下运输工薛建忠,在井下二氧化硫中毒身亡,直到2007年7月25日,闫狗蛋才与死者家属签订《协议书》,赔偿薛建忠263000元。

  综上所述,闫狗蛋的行径属于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扫黑除恶的对象,薛平等人的所做作为属于发腐败和扫黑除恶中的保护伞。为此,我们特向上级有关部门举报,要求严格遵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通知》精神、依法追究所举报的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法律责任。以上仅是闫氏父子勾结吕梁部分党政官员缔结利益同盟,依附保护伞,践踏司法公权为己谋私利,培植黑恶势力欺压百姓的部分犯罪事实,请上级有关部门深挖细查,扫清这伙害群之马,还百姓以朗朗乾坤。

  举报人:身份证号 手机号 备注

  杨汝青: 142326195405014319,18235168282 (高家庄矿承包人)

  孙建珍:142331195603120519,15635833927(庄上煤矿合伙人)

  高树义:141124194905120012,17097937483(庄上村民代表)

  王银顺:14112419681129431x,13485426761(双坪上村民代表)

  高永继:141124196503174316,13513586910(高家庄村民代表)

  2018年11月2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新闻中心  
 
 
Copyright © 2015 情系百姓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情系百姓网 版权所有 黔ICP备15008184号
Email:qxbaixing@qq.com  QQ:975698837
 
分享按钮